<i id="dyhus"></i>

        <thead id="dyhus"><ol id="dyhus"></ol></thead>
          <font id="dyhus"></font><optgroup id="dyhus"><del id="dyhus"></del></optgroup>

          暢達學術論文網歡迎您光臨!
          學術論文發表
          《中國民商》雜志論文

          太子奶破產之“痛”

          2018-11-22 14:11:11 | 瀏覽391次 | 《中國民商》論文 | 全部雜志

            文/《中國民商》記者

            太子奶破產重整至今,中國乳業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太子奶已成昨日黃花。在《破產法》實施10周年之際,讓存在巨大爭議的太子奶破產重整案再次回歸公眾視野,這對總結和回顧《破產法》10年來的司法實踐、理論探索以及未來的調整和完善,意義尤為深遠

            相信很多人對湖南“太子奶”這個名噪一時的全國乳業品牌印象頗深,其鼎盛時期的營收曾達到20億元。至今,太子奶破產重整案已經過去了很多年。

            恰逢《企業破產法》實施10周年之際,原太子奶創始人李途純再次發聲,認為此案有失公允,并公開討要權益,使本已平淡的“太子奶”案再生波瀾。

            “太子奶”名花易主

            1996年,李途純在湖南株洲建立太子牛奶廠,第一批乳酸菌奶飲品上市。1997年,太子奶以8888萬元奪得央視“廣告標王”,由此在全國市場打響,并迎來近10年的黃金發展期。

            2005年太子奶獲中國十大影響力品牌,被中國食品科學技術學會評定為中國發酵奶行業產量、銷量、市場占有率第一,其發酵乳產品連續多年保持70%以上的市場份額。

            2007年,太子奶拿到英聯、摩根、高盛旗下私人股權基金注入的7300萬美元。意氣風發的李途純放出豪言:“太子奶要在一年內超光明,三年超伊利、蒙牛。”

            然而到了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之后,太子奶乳業擴張遇阻導致資金鏈出現了問題。隨后,湖南株洲市政府組建“高科奶業”,正式接管太子奶,太子奶創始人兼董事長李途純交出經營權。

            2010年,李途純與另外3名高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批捕。同年7月,企業被裁定進入破產重整程序。之后,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新華聯集團和太子奶破產重整管理人簽訂重整協議,出資7.15億元獲得太子奶株洲三公司100%股權及其名下全部資產。

            在經歷了15個月的牢獄之苦后,李途純被宣布無罪釋放。遺憾的是,他一手締造的太子奶早已名花易主。

            恰逢《企業破產法》實施10周年之際,原太子奶創始人李途純再次發聲,認為此案有失公允,并公開討要權益,使本已平淡的“太子奶”案再生波瀾

            重整后的太子奶雖然業績有所恢復,但元氣大傷。據相關財報顯示,湖南太子奶如今的業績已不及輝煌時期的1/10,2016年營業收入1.82億元,凈虧損達5120萬元。雖然太子奶或許正在被人們從記憶中抹去,但其創始人李途純卻不愿放棄這個自己一手養大的“孩子”。

            李途純稱,其名下湖南紅勝火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商標、200多畝土地、近2萬平方米房產等資產也被一并錯誤的納入重整資產,目前正在對該部分個人資產進行維權訴訟。

            被質疑的破產

            對于網絡上對太子奶事件的描述,李途純在接受《中國民商》記者采訪時紛紛予以否認:“所謂的對賭協議、資金鏈斷裂、資不抵債等等都是沒有的事。從外資進入一直到股東會決議都非常好。”

            至今,年近六旬的李途純依然在為太子奶破產重整案奔波,他個人認為太子奶破產重整的很多程序不合法,作為太子奶的創始人,太子奶破產之后,李途純至今仍背負20多億元的巨額債務,他認為“不合理”。

            據李途純的講述,在2009年初,株洲市政府在借款給太子奶解困之機,成立了高科奶業公司,以4500萬元借款控制太子奶價值30多億元的資產,其租賃違約后,又拒不將資產退還給太子奶,并強行推動破產重整。為此成立了專案組,對太子奶高管和出資人李途純等十幾人追究刑事責任,并操控太子奶破產重整程序,將太子奶1號、4號廠房,辦公樓等房產和土地資產等數億元使用權過戶登記到自己設立的公司名下。

            李途純稱,作為創始人和最大股東,其名下股權在未經他本人同意的情況下被轉給他人,但他為太子奶擔保的11億元債務卻留給了他個人。他認為太子奶破產案并未嚴格按照《破產法》進行。“現在破產已經7年了都不公布資產,不公布真相,讓人想不通。”

            2016年11月2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刊發了《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這則消息給李途純帶來了新的希望。李途純再度發聲索要股權和商標,并提出4項要求:恢復股權、將“1815線資產”(位于株洲市蘆淞區曲尺鄉堅固村約13.23萬平方米的土地)還給他個人、將“太子奶”系列商標權退還給其關聯公司“紅勝火”,解除其本人為太子奶所做的個人無限連帶責任擔保。

            據李途純代理律師、湖南天地人律師事務所主任翟玉華介紹,2006年李途純將“1815線資產”劃分至非奶業,沒有進入破產公司,但該資產卻隨太子奶一同賣給了三元與新華聯。

            但在三元和新華聯看來,此事與他們毫無關系。翟玉華也承認,雖然當時劃出“1815線資產”有相關證據,但直到太子奶破產重整,李途純并沒有辦理變更登記手續。如果李途純的說法成立,問題出在當時的破產重組管理人,而非三元和新華聯。

            重整方案是否存在缺陷

            因當年太子奶破產重整案存在巨大的爭議,李途純希望這一事件可以再回公眾視野,給自己討一個說法。

            刑事案件被宣告無罪,李途純等獲得了司法公正。但他認為,作為民事案件,作為太子奶和出資人依法享有的合法財產權仍然沒有被尊重,仍然沒有得到糾正并保護。李途純希望太子奶案成為落實《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的一個典型案例。

            “太子奶破產案”中,當地政府指定托管人,并有公檢法介入。李途純說,當年自己被關押時被逼放棄股權,低價處理資產,轉讓股權。而其間破產管理人瀆職,也無法追其責。《破產法》雖然規定了管理人的職責義務和權利,而對不依法執行法律、不作為的管理人,目前很難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

            在翟玉華律師看來,利用公權掠奪私權的行為是違背法律的;不經過民企股東同意就強行破產,更是完全不符合《破產法》基本規定。

            針對太子奶集團破產案例,《破產法》立法起草小組成員、中國政法大學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教授表示,破產重整方案應該有執行人和監督人等一攬子方案,否則就是有缺陷的重整方案,目前有一些法院對于破產重整計劃的規定是比較粗糙的,這也是《破產法》實踐中比較嚴重的一個問題。如果法院的重整裁定做了一個商業判斷,這個商業判斷又不符合商業的規定和實踐,甚至還有可能侵害到參與者的權利的話,法院也應承擔相應責任。

            李曙光指出,按照破產法第八章第94條的規定,按照重整要求,債務債權問題應該是全部了結的。太子奶破產案涉及到李途純的利益,當時他又被羈押,沒有參與,就不應該有十幾億元的負債。

            目前,在低溫乳酸菌飲料市場,養樂多和味全就已占據了近半市場份額,太子奶起家的乳酸菌發酵飲料市場里也不乏娃哈哈、旺旺、中糧等大型企業品牌,留給太子奶的市場空間早已大幅縮窄,加上原本的渠道已經被摧毀,太子奶想要奪回市場的難度非常大。

            李曙光認為,破產是對債權債務關系的全面清理或重新調整,事關市場主體的“生死存亡”,牽涉到了資產清核、債權登記、財產變價與分配等重大事項,這些無不需要利益相關方根據自身利益做出判斷與選擇。在破產案件中,政府的職責應主要是負責推動破產法的實施,管理破產方面的行政事務,對破產案件中涉及商業判斷的事項不做干預。如果沒有這種清晰的界限,不僅會導致破產程序難以有效進行,影響到司法公正,也更加會阻礙市場活力的迸發。

            改革開放30多年來,特別是針對民營企業的破產,多是由地方政府主導、公檢法介入。在公安沒有偵查完畢,法院還未判決是否構成犯罪之前已將企業資產完全處理完畢。此類處置中,太子奶破產重整案就十分典型。

            在《破產法》實施10周年之際,讓存在巨大爭議的“太子奶”破產重整案再次重新回歸公眾視野,這對總結和回顧《破產法》10年來司法實踐、理論探索以及《破產法》未來的調整和完善,意義尤其深遠。

            刑事案件被宣告無罪,李途純等獲得了司法公正。但他認為,作為民事案件,作為太子奶和出資人依法享有的合法財產權仍然沒有被尊重,仍然沒有得到糾正并保護

            (責任編輯 李秀江)

          本文是《中國民商》雜志正式刊出的論文,僅供個人學習參考,請勿轉載、抄襲或作其他用途!
          上一篇:企業破產法十年考 [優秀論文]
          下一篇:新時代需要改革新作為 [優秀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