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dyhus"></i>

        <thead id="dyhus"><ol id="dyhus"></ol></thead>
          <font id="dyhus"></font><optgroup id="dyhus"><del id="dyhus"></del></optgroup>

          暢達學術論文網歡迎您光臨!
          學術論文發表
          《中國市場》雜志論文

          面向大扶貧格局的社會扶貧機制構建研究

          2019-6-28 14:53:28 | 瀏覽246次 | 《中國市場》論文 | 全部雜志
            [摘要]當前社會扶貧機制運行過程中存在社會主體觀念落后、缺乏主動扶貧意識、政府物質保障落實仍不到位、各主體扶貧動力不足、社會扶貧制度建設還不完善、運行機制尚不健全等問題。認為應當建立多方位社會扶貧機制。應以社會主體角色優勢為依據,提高扶貧工作的效率與效果;以扶貧信息網絡平臺為核心,推動社會資源供給與扶貧需求精準對接;以各類扶貧項目與多元參與渠道為途徑,完善各類社會扶貧參與方式;以政策激勵與媒體宣傳為輔助,增強社會主體參與扶貧動力;以多位一體監管機制為支撐,著力關注社會扶貧效率與效果;努力營造扶貧全民化的外圍環境,保證社會扶貧機制的有效實現和運行。
            [關鍵詞]脫貧攻堅;社會扶貧;機制構建
            [DOI]10.13939/j.cnki.zgsc.2018.18.027
            充分釋放社會扶貧的潛力,廣泛動員全社會力量共同參與扶貧開發,對于我國打贏脫貧攻堅戰,促進經濟穩定發展具有重大現實意義。目前,我國政府正加大力度建設專業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三位一體”的大扶貧格局,其中,充分利用社會力量助力精準扶貧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為關注,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公民個人等社會多元力量廣泛地參與了精準扶貧工作。然而社會扶貧在開展過程中還存在著一些問題。其中,社會扶貧機制建設的不完善,嚴重制約了社會扶貧潛力的充分發揮,是阻礙社會扶貧工作順利進行的關鍵因素之一。在我國扶貧需求拉動與政府鼓勵推進的共同作用下,社會扶貧機制的優化與創新已經成為當前扶貧、脫貧工作的應有之義和關鍵所在。文章在明確社會扶貧概念的基礎上,重點從價值影響、物質保障、制度安排等層面分析阻礙社會扶貧機制有序運行的原因,并針對現實狀況,提出優化社會扶貧機制的相關對策建議。
            社會扶貧是幫助貧困地區和貧困戶開發經濟、發展生產、擺脫貧困的一種社會工作,目的在于通過多方式、多途徑幫助貧困戶擺脫貧困,推動貧困地區進行經濟開發、生產發展,是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三位一體”大扶貧格局中的重要一極。社會扶貧最終的實現效果是協同政府扶貧工作,動員全社會力量,科學、精準、有效地實現脫貧攻堅,使廣大貧困人口早日擺脫貧困,走向共同富裕。機制,指有機體不同部位之間的構造、功能及其相互關系,具體到社會扶貧機制,就是指社會扶貧涉及的社會各主體、政府、貧困戶等相關主體通過發揮各自角色功能,依托現代信息技術、扶貧信息平臺等工具實現各主體互聯互通、扶貧工作高效行進的社會扶貧運行方式。為保證社會扶貧工作的高效運行,我國亟須根據相關理論,借助有關政策工具,充分激發社會主體的扶貧參與,突出機制運行的重點與關鍵,發揮不同組成部分的相對優勢,多層次多方位促進社會扶貧機制的優化與創新。
            1社會扶貧機制運行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分析
            社會主體廣泛、多元,易于滿足不同扶貧對象的脫貧需求,有利于精準扶貧與精準脫貧的實現,同時能夠廣泛匯聚社會資源,緩解官方扶貧壓力,并且作為一種補充性扶貧機制,有利于改善政府與市場失靈狀況,提高扶貧效率。
            然而當前我國的社會扶貧機制建設尚不完善且障礙重重,從而導致社會扶貧潛力難以充分發揮。各主體角色定位仍不明確,相關主體幫扶熱情低迷,參與秩序混亂,從價值影響、物質保障、制度安排層面分析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1.1社會主體觀念落后,缺乏主動扶貧意識
            從價值影響層面來看,當前我國社會主體扶貧意識落后,慈善觀念不足,從而導致了扶貧工作缺乏熱情,社會扶貧參與機制難以發揮重要作用。現如今,全國各地掀起了推進扶貧競進小康熱潮,但不難發現,其熱度主要集中在政府官方扶貧部門,市場及社會主體參與扶貧的熱情并不高漲。究其原因,扶貧理念的落后與公益價值觀的缺失正是導致上述現狀的重要原因。部分組織或個人認為扶貧脫貧是政府的事情,是黨員、干部的工作,和我們普通老百姓沒有關系,因此部分社會主體的慈善意識與扶貧意識嚴重不足,對扶貧事業不關心、不過問,不積極。并且“親疏有別”的幫扶觀念往往造成個人主義與地方主義思想的滋生,即存在只幫助近親家屬、只關心家鄉故土、漠視其他地區貧困狀況的普遍心理。扶貧意識的落后極大限制了廣泛的社會幫扶,影響了社會扶貧重大社會作用的發揮。
            1.2政府物質保障落實仍不到位,各主體扶貧動力不足
            從物質保障層面來看,主要由于政府激勵政策的落實不到位,對于企業、社會組織、公民大眾參與扶貧的支持力度仍然較低,從而導致了社會各方主體扶貧動力不足,整個機制難以順利運行。政府的扶貧激勵政策直接關系到社會主體的積極性。目前我國為激發社會扶貧潛力,提出減稅免稅、專項資金支持等多項社會扶貧激勵政策,然而這些激勵政策雖已提出,但在各地區實際運行過程中卻沒有真正落地,依然存在許多現實問題。一是對于社會企業扶貧參與來說,免稅資格申請困難、稅收優惠政策執行不公正等優惠政策落實不到位的現象,嚴重挫傷了營利企業“補充扶貧”的積極性;二是對于非營利組織來說,政府對非營利組織的人員與資金支持不足,限制了非營利組織“協同扶貧”力量的發揮;三是對于公民大眾來說,個體參與扶貧的政策宣傳與激勵尚不到位,使得公民對于扶貧參與方式與個體扶貧的重要性認識不足,減少了公民“自覺扶貧”行動的開展。
            1.3社會扶貧制度建設還不完善,運行機制尚不健全
            從制度安排層面來看,我國社會扶貧制度建設不足,運行機制發展遲滯,從掌握了解貧困信息到籌集社會資源、尋找參與渠道以及對于整個參與社會扶貧過程的監督管理等一系列過程都存在著一些問題。一是社會扶貧信息共享機制還不健全。目前,社會各類扶貧主體需付出一定額外成本、時間精力才能解決“哪里需要幫扶,需要怎樣的幫扶”這類問題。盡管黨和政府多次強調加強“互聯網+社會扶貧”建設工作,完善社會扶貧信息服務與共享機制,但是,我國社會扶貧信息收集與共享機制建設發展仍然較為滯后,尤其是地方扶貧信息平臺建設還不到位,對于各貧困地區建檔立卡工作成果的運用尚不充分。而此類情況的存在增加了人力、物力、財力等各方面的社會扶貧成本,從而限制了社會扶貧工作的參與深度與參與廣度。二是社會扶貧資源的籌集主體與渠道較為單一。在了解貧困狀況之后,社會主體開始尋找幫扶渠道和資源籌集主體,而目前我國主要通過慈善基金會等非營利性社會組織來籌集扶貧資源,主體相對單一。這種單一的籌資主體和規模有限的社會扶貧組織難以滿足現有的扶貧需求,也大大制約了社會扶貧在整個扶貧開發中的作用。例如,一些熱心公民想要為貧困地區捐獻資金物品,往往很難找到正規的參與渠道,因此也就降低了參與扶貧的熱情。三是社會力量參與扶貧的監督與管理機制不夠系統。我國目前的社會扶貧管理機制缺乏系統性,社會扶貧資源浪費的現象時有發生,對于社會力量參與扶貧的行動缺乏監督,尤其針對社會參與扶貧的實施效果、資源運用、精準對接、扶貧方式等方面還不夠重視,政府官方監督、媒體輿論監督與社會公民監督等多主體聯合監管機制尚未建設完善。
            2多方位社會扶貧機制構建
            針對當前社會扶貧存在的諸多問題,我國應加大力度掃除社會扶貧工作的種種障礙,加強社會扶貧機制的優化與創新,建立以相關主體角色優勢為依據,以扶貧信息網絡平臺為核心,以各類扶貧項目與多元參與渠道為途徑,以政策激勵與媒體宣傳為輔助,以多位一體監管機制為支撐的多角度多方位的社會扶貧機制,同時努力營造扶貧全民化的外圍環境,保證社會扶貧機制的有效實現和運行。
            2.1以社會主體角色優勢為依據,提高扶貧工作的效率與效果
            依據比較優勢理論,在社會活動中存在著相對成本的差別,因此政府、社會組織、營利企業、公民群眾等不同主體應以其本身的角色優勢為依據,在具體的社會扶貧過程中開展不同形式、不同類別的扶貧工作。政府部門在社會扶貧發展過程中應發揮外在催化與規范監管作用,各社會主體則通過運用不同的方式手段參與社會扶貧,提供能夠滿足不同扶貧需求的公益服務,從而在全社會范圍內提高扶貧工作的效率與效果。鼓勵企業通過提供生產產品、吸收就業等方式參與扶貧工作,大學生志愿者群體通過支教、助教等教育扶貧方式參與社會扶貧。
            2.2以扶貧信息網絡平臺為核心,推動社會資源供給與扶
            貧需求精準對接準確的供需信息是開展扶貧工作的前提基礎,在開展社會扶貧工作之前,只有掌握準確的貧困狀況與社會幫扶信息才能保證精準扶貧、科學扶貧的有效實現。因此應繼續在全國范圍內開展到村、到戶的貧困情況調查活動,根據精準扶貧與科學扶貧的要求,依托移動信息技術與建檔立卡工作成果,推動社會主體主動開展扶貧與貧困戶自行申請救助相結合,打造社會各界互動參與的信息網絡平臺,繼續完善中國扶貧信息網建設,同時鼓勵地方各省市根據實際情況開展“互聯網+社會扶貧”建設工程,在各扶貧網站及時發布準確的需求信息,傳送有效的社會扶貧資源,從而推進社會扶貧資源供給與扶貧需求有效對接。
            2.3以各類扶貧項目與多元參與渠道為途徑,完善各類社會扶貧參與方式
            在充分掌握準確的貧困信息后,社會各類主體需要通過特色扶貧項目或相關捐贈渠道等參與途徑開展社會扶貧工作。因此我國應探索各類特色扶貧項目,繼續開展“希望工程”“幸福工程”“春蕾計劃”等扶貧公益活動,充分發揮各地社會主體的優勢,針對不同貧困地區的教育、衛生、經濟等多方面開展符合地情、民情的扶貧項目,鼓勵各地開展一對一幫扶的地方志愿者活動。同時建設完善非營利組織、定點企業、新聞媒體、官方部門等多位一體的參與渠道。倡導民營企業、志愿組織、公民個人以扶貧項目為依托,廣泛參與扶貧工作,助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
            2.4以政策激勵與媒體宣傳為輔助,增強社會主體參與扶貧動力
            基于激勵理論可知,政府的扶貧激勵政策直接關系到社會主體的積極性,因此必須充分發揮政府的外在催化作用,推動社會主體自覺參與扶貧事業。依法落實稅收減免、扶貧捐贈稅前扣除等稅收優惠政策,并在全國各地設置“扶貧工作先進個人”“扶貧工作先鋒企業”等榮譽稱號,將榮譽性獎勵與扶貧工作開展的效果與績效相掛鉤,制定公正、公平、公開的扶貧激勵政策。同時在全國范圍內開展最美扶貧人物與先進扶貧事跡系列宣傳活動,使得慈善扶貧理念不斷滲透到社會中,加強社會大眾對社會扶貧的關注度與參與度。
            2.5以多位一體監管機制為支撐,著力關注社會扶貧效率與效果
            全面而有效的監督與管理機制是維持社會扶貧工作順利開展的重要支撐。因此我國應建立完善“社會組織自我監管、政府官方權威監管、社會輿論廣泛監管”相結合的多元扶貧監管機制,提高社會扶貧工作效果,杜絕“被扶貧”“數字扶貧”等不良現象的出現。首先,對于社會組織內部的自我監管,組織內部應設立專門的監督與評估部門,依據組織章程,在資金使用、項目審批、行動實施等方面實行嚴格管理。其次,政府官方對社會扶貧的監管,各個社會主體在扶貧過程中必須嚴格執行政府關于扶貧資金管理等的法律規定,同時接受政府專業部門定期或不定期的監督檢查。最后,應充分發揮更為廣泛的公民大眾、新聞媒介等方面的輿論監督作用,要求各相關主體及時公開社會扶貧情況與救助信息,接受社會輿論的廣泛監督。
            2.6努力營造扶貧全民化的外圍環境,保證社會扶貧機制的有效實現和運行
            社會環境對于人的行為具有導向作用,全民扶貧、全民慈善的外圍環境有利于推動社會扶貧機制的有效實現和運行。因此我國應加強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宣揚落實,增進公民個人對“友善”層面的理解,培育公民的社會責任感與參與感,從而凝聚“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參與扶貧”的全民共識。同時發揮官方、非官方大眾媒體的新聞傳播功能,通過在公共場所設置宣傳標語、播放公益廣告宣傳片等方式,加大友善互助等中華優秀傳統美德的弘揚力度,提高社會各主體的扶貧意識與慈善意識,從而構建“人人皆愿為、人人皆可為、人人皆能為”的社會力量扶貧參與機制。
            2020年,貧困人口如期和全國人民同步邁進小康社會,這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社會扶貧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扶貧工作模式,是我國大扶貧格局下的重要一環。政府必須以相關主體角色優勢為依據,以扶貧信息網絡平臺為核心,以各類扶貧項目與多元參與渠道為途徑,以政策激勵與媒體宣傳為輔助,以多位一體監管機制為支撐,建立多角度、多層次的社會扶貧機制。只有切實加強社會扶貧機制的優化與創新,協調社會各方力量,方能最大限度動員社會各界參與扶貧開發工作,加速推進貧困地區經濟發展。當然,鼓勵社會各力量參與扶貧、脫貧工作,還只是我國扶貧攻堅戰的一個重要部分,為早日實現共同富裕、打贏脫貧攻堅戰,還需要政府、市場和社會各司其職、相互協作,完善“政府主導、市場能動、社會參與”的扶貧工作模式,健全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三位一體”的大扶貧格局。
            參考文獻:[1]陸益龍.打好“三大攻堅戰”/“精準脫貧機制創新”系列筆談之三精準有效社會扶貧機制的構建路徑[J].改革,2017(10):58-61.
            [2]陳成文,王祖霖.“碎片化”困境與社會力量扶貧的機制創新[J].中州學刊,2017(4):81-86.
            [3]桂福琳.創新社會扶貧機制解決農村貧困難題[J].吉林農業,2017(6):55.
            [4]王春燕.動員社會力量參與扶貧攻堅的建議[J].財政科學,2016(12):110-116.
            [5]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動員社會各方面力量參與扶貧開發的意見[J].當代農村財經,2015(2):28-30.
            [6]王生.拓寬社會扶貧渠道創新社會扶貧機制———用“加減乘除法”解讀社會扶貧的功效[J].老區建設,2013(17):53-55.
            [7]趙佳佳.當代中國社會組織扶貧研究[D].長春:吉林大學,2017.
            [8]袁坤.整體性治理視角下西部農村地區協同扶貧機制研究[D].武漢:華中師范大學,2016.
            [9]耿玉倩.社會組織參與扶貧的運行機制研究[D].武漢:華中師范大學,2015.
            [10]李丹.宗教組織扶貧參與[D].蘭州:蘭州大學,2008.
            [11]周秋光.充分釋放社會扶貧潛力[N].通遼日報,2017-12-29(003).
            [12]李曉莉.創新社會扶貧機制補齊全面小康最大短板[N].西安日報,2015-12-06(002).
            常艷霜 (河北師范大學法政與公共管理學院,河北石家莊050024)
          本文是《中國市場》雜志正式刊出的論文,僅供個人學習參考,請勿轉載、抄襲或作其他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