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dyhus"></i>

        <thead id="dyhus"><ol id="dyhus"></ol></thead>
          <font id="dyhus"></font><optgroup id="dyhus"><del id="dyhus"></del></optgroup>

          暢達學術論文網歡迎您光臨!
          學術論文發表
          《中國物流與采購》雜志論文

          中美經濟緩和過程中互信的形成和維持

          2019-7-9 10:35:01 | 瀏覽220次 | 《中國物流與采購》論文 | 全部雜志
            建立一個新型的大國關系是未來發展一種可行的大國關系的堅實基礎,在處理各種不同類型的國際關系時也能夠加以借鑒。就理論層面而言,西方的現實主義者認為當下的國際關系就是建立在大國彼此沖突甚至對抗的基礎之上,因為在他們眼里,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一定會威脅到守成大國已有的國際政治地位。
            鑒于此,中美兩國經濟所要構建的新型大國關系應當努力地突破這種所謂的歷史發展規律,摒棄那種傳統的關系模式以及極端的冷戰思維進而實現大國之間的和諧共處。努力構建這一關系也極大地豐富并且完善了有關國際關系的理論。這一關系的構建必須要付諸于實踐,這也極大地契合了當今的時代潮流,即和平與發展,也才能夠在合作中實現共享發展成果,所以要把中美經濟關系置于這一時代背景下加以把握。
            除此之外,鑒于兩國的利益交織密切,所以雙方都無法承擔對抗帶來的消極后果,應當盡可能地避免沖突更多地關注共同的利益問題。鑒于此,中國要想和平地搞發展,美國要想盡可能地降低衰落的速率,也只能夠通過這種新型的大國關系才能夠真正實現。
            國際體系轉型
            就目前國際關系發展現狀而言,這一轉型就是指整個國際格局由單極轉變為多極。具體表現如下:一、美國已經難以維系自己獨自稱霸世界的雄心壯志。二、西方的那些大國也不再具有以往像那樣極大的權力,同時大量的新興國家的話語權不斷增強,這也意味著權力不再掌握在傳統大國手中而更多地轉移到了新興大國手中。三、非國家行為體的作用日益凸顯。四、盡管美國仍然在軍事領域占據絕對的主導地位,但是就經濟方面而言,世界已經相繼出現了很多不同的經濟發展中心,尤其是中國,在其他的一些領域其甚至已經完全超過了美國。
            盡管如此,國際體系中的一些主要行
            為體仍然占據主要地位,但是具體的體系結構和規范的確出現了極大的變革。相較于此前國際體系出現的各種轉型,當前出現的轉型升級并非是簡單的替代關系,相反而是一種漸趨完善的多極化發展。國際體系的各項組成要素較為復雜,但是要素的變化也決定了體系必然會出現一定的調整。目前,大部分學者認為這些要素可以大致分為以下三個部分,即行為體、規范以及具體的格局。就各個要素的變化來看,當今主要的國際行為體依然是主權國家,基于聯合國憲章的主權規范依舊是國際規范,只有國際格局更加趨向于多極化。但是僅憑如此無法判定整個體系的變革,所以只能說是處于一定的轉型或者漸進時期。學者對此的具體研究方向大致分為兩個方面,即體系本體和體系要素。目前國際體系的一大特點就是延續本體而變更要素。鑒于此,我們就能夠從要素的變化中把握體系發生的各種具體變化。那么對此項變化的研究可以具體從體系結構以及國際規范切入。
            首先,就體系結構的變化而言,新現實
            主義學派的學者將其理解為一種物質結構,具體表示為實力的分布。學者華爾茲就認為國家只是作為整個體系中的一個單元,但是盡管其具備相似的功能,其實際的實力分布也是有所差異的。所以實力分布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也決定了具體國際格局的變化。
            簡言之,國際格局的發展方向就是多極化,但是這并沒有改變美國的一超地位,其綜合實力始終處于第一位置,此外,其具體的議程設置、自我恢復以及創新等方面的能力同樣處于絕對領先地位。與此同時,新興崛起的大國正在深刻地改變整個政治經濟格局,并逐漸地改變國際格局,這也是目前國際體系發展的一大基本特征,尤其是中國。近些年來中國的飛速崛起也極大地改變著這一體系內部的結構力量的對比,根據權力的三維理論,國際格局必然會趨向于多極化。于中國而言,其發展絕非是為了謀求
            中國的絕對領導地位,也絕對不會替代聯合國的主導地位。中國始終遵守并且維護聯合國的憲章宗旨以及原則來處理各項國際事務,這是恒古不變的,與此同時其也積極地提倡和諧、合作,努力為構建一個更加完善、美好的國際體系做出自己的貢獻。
            中美國際地位及關系的重新定位
            自古以來,中國就是一個渴望文明、踐行文明的國家,這不僅是世界理解中國的一大窗口,同時也是中國實現自身長久發展的一大前提。這種文明性具體表現如下:
            首先,身份認同就是一大基本的文化因素,維護文明的統一性是中國的神圣職責。中華民族獨有的文明史也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塑造出一個如此強大的中華民族。
            其次,中國歷來就主張多元化的文明,它以開放、包容的胸襟吸收外來文明的優秀成果。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國家只有善于融合才能夠維持繁榮,封閉必然導致潰敗。中國文化向來提倡和而不同,一個寬容和開放的文明才能夠真正地長久發展下去。美國學者威廉·福克斯在上世界四十
            年代中期出版了著名的《超級大國:美國、英國、蘇聯——她們對和平的責任》,正式在這本書超級大國這一概念才得以提出并逐漸被學者引用,且當時其只是代表著現代地緣政治意義。二戰結束后,英國的國際地位大不如從前,尤其是在二次中東戰爭之后,整個國際體系中只剩下美蘇這兩個所謂的超級大國。但是在美蘇冷戰以后,美國便打敗蘇聯成為唯一的一個超級大國,其在軍事、經濟和文化方面都占據著絕對的主導地位。它隨即便展開了一系列霸權措施,與此同時一大批新興大國不斷崛起,這也致使美國無法實現稱霸世界的雄心壯志。但是一旦美國真的衰落,那么依據超級大國的內涵,中國也算不上超級大國。鑒于此,有學者表示美國可能是首個也是真正的一個全球范圍內公認的超級大國,同時它也是最后一個。
            現如今關于世界局勢有兩種聲音,一
            種認為中國不能夠繼美國之后成為超級大國,美國將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一種認為中國實力很快將會不斷接近美國而成為超級大國。兩種觀點的出現都有其道理,前者注意到了現如今中國的發展形勢一片大好,速度飛快;后者卻注意到了中國內部存在的一些問題,包括發展質量與財富分配等。約瑟夫·奈從中國人均GDP低的角度出發認為中國很難成為超級大國,布熱津斯基從國際競爭力角度出發也認為中國很難在2020年成為超級大國,但是這兩種觀點都遭到了國內部分學者的反對。有學者指出,國家的影響力不應取決于人均GDP而是應該取決于GDP總量,同時中國依然毫無爭議地位于東亞地區國家第一的位置,預計2023年可成為超級大國。
            如果說超級大國意味著對其他國家的一種壓制和睥睨的姿態,那么中國將不會也不愿成為超級大國。中國一直堅持和平發展五項原則,致力于推動世界友好發展,促進公平正義,是絕不會想要成為“支配他國”的超級大國,更不想稱霸全球。超級大國更應該是一種綜合國力不斷提升后所達到的一種境界,能夠帶領全球的發展,并且有著強大的競爭力和影響力,但是這種競爭是公平友好地競爭,這種影響力是正常不影響他國事務的影響力。
            兩國關系戰略再定位
            2013年習近平主席正式提出符合當下時代特點的正確決策——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習近平主席之所以提出這樣的定位,正是由于現如今中美經濟關系實力的變動足以支撐中國主動塑造中美經濟關系。中國正處于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道路的輝煌時期,各方面發展正在飛速前進,實力也在不斷向美國靠近。而美國此時在金融危機后,資本主義經濟的弊端不斷暴露,總體發展呈現衰退趨勢,中國理應在此時主動擔起重塑中美經濟關系的重任。中國正不斷發展,綜合國力不斷提升,兩國的關系更應該是友好合作,互利共贏的,而不應該是競爭與打壓的關系。如果兩國的關系演變為守成者與崛起者的關系互相提防、沖突對抗的關系,所帶來的不僅僅是兩國的損失,也會給全球的經濟帶來重創。所以中美構建新型國際關系是至關重要的,這也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
            中美經濟關系幾經風雨波折才形成了現如今的新型國際關系,保持友好合作,公平互利,這種關系不應被打破。合作才能共贏,對抗只能兩傷,歷史與現實都不斷印證了這個道理。兩國有個共同的戰略目標,都希望能夠進一步地發展,中國想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美國想要重現曾經的輝煌,兩者并不沖突。中華民族的復興并不會阻擋美國的發展,反而為美國的發展增加助力。雙方進一步地擴展合作領域,從經濟到軍事,這有助于雙方目標的實現。21世紀的世界注定是和平發展的時代,中美經濟理應順應歷史潮流,合作共贏,這也是有益于世界人民的舉措。與此同時,雙方作為世界大國,也有責任共同應對全球挑戰,在合作中出謀劃策、相互配合,促進可持續發展。
            (作者單位:中國農業大學)
            ■文/顧宸銘
          本文是《中國物流與采購》雜志正式刊出的論文,僅供個人學習參考,請勿轉載、抄襲或作其他用途!
          上一篇:新時代下的鐵路物流中心發展 [優秀論文]